P7191600  

飛機在早上6點左右降在巴黎戴高樂機場。我的年假還有10天。

我連導遊書都沒帶,只想找個法國小鎮,安安靜靜地待上10天,吃吃好吃的食物,發發呆。機場的第一班火車8:30開往馬賽,前一站是Avignon,我記得是個可愛的地方,那就去吧!

車行一個半小時到達Avignon車站時,我真是楞住了。車站嶄新巨大,我確定我沒來過這!
憑著經驗隨著人潮搭上往巿區的公車,十分鐘後終於出現記憶中的樣貌,總算安心了。不過人潮太多,而且臉上都帶著興奮期待的表情,莫非•••。我翻開旅行札記一看,果然我在13年前7月到過這,現在正是大名鼎鼎的亞維農藝術節!
正值一年一度的大旺季,旅館極為難找,花了一番工夫才總算安頓下來。2點多,決定來個遲來的午餐。走在街上,到處都是宣傳海報,藝術節宣傳手冊像電話簿一樣厚,滿滿的都是節目,全世界要找這樣的盛會應該不多,我感受到這機會的彌足珍貴。而且整個氣氛自由奔放又充滿活力,我太喜歡這裡。
 
可13年前我只停留一晚,就急忙趕到下個城市。我記得這城市的,只有一堆奇裝異服遊行的人。對當年的我,街景本身就是藝術,實在不需要其他。我反而有一個特別的記憶。在吃午餐時,我看到隔壁桌坐了一個先生,一個人用餐。他只點了一道菜,一瓶酒,一邊看報一邊用餐,一頓飯悠閒地吃了一個多鐘頭。坦白說,當時他教我感受到的,比整個亞維農藝術節多。他教會我什麼是生活!
 
13年前這次20多天的旅行,改變我的一生。自此長達十年,我每年花幾乎一個月的時間,去探尋所有我感興趣的地方,在步調繁忙的台北,逐步建立起我的生活步調。13年後,面臨人生一次新的開始,我又偶然地回到這裡。不得不說上帝自有祂巧妙的安排。
 
重回這裡,我不再霧裡看花,我知道這個藝術節的價值,我認出路旁店裡陳列的教皇堡的酒,我也知道歐債陰影隱藏在路旁林立的銀行中。但我還是可以為一餐美好的南法美食單純而熱烈的感動。連一瓶10歐隆河的玫瑰酒都比台北一瓶動輒上千的酒順口好喝。什麼變了?什麼還是不變?一切都變了,一切又像是沒變。
 
我唯一知道的是法國依然是是法國,我還是我。
, , ,

flycat59che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